法律動態

團隊動態

紫砂名人父子對簿公堂
2014-08-18 12:38:11   

       8月7日,對宜興市丁蜀鎮年近八旬的陶藝人葛岳純來說,是他有生以來最不愿意面對的一天。因為這一天,他將在當地法院與自己的長子葛超美對簿公堂。
       日前,父子倆因為一起紫砂商標糾紛,親人之間大打出手,隨后原本的家事在網絡上鬧得沸沸揚揚,各自在微博、論壇上揭對方的“短處”,繼而,作為家里長子的葛超美將父親告上法庭,起訴其侵權。
       到底是什么原因讓親人間不顧情面大打出手,讓父親要與兒子斷絕父子關系,讓兒子將父親告上法庭?一條街門對門出現同名紫砂店
       從今年7月開始,居住在宜興丁蜀鎮解放中路附近的居民發現,馬路兩邊突然多了兩家同名的紫砂店。路北的是 72號、路南的是125號,正好門對門,店名都叫“葛岳純陶藝”。
       這一切還要從均陶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、江蘇省陶瓷藝術名人葛岳純身上說起。
       葛岳純出生于1936年,按當地虛歲的算法,很快就要到80歲了。退休前,他在當地的均陶研究所從事均陶技術研究工作,1993年退休后主要制作紫砂壺。葛岳純育有兩子一女,二兒子在公安部門工作,小女兒家里有陶瓷廠,經濟條件都不錯,而曾換過幾次工作的大兒子葛超美從2000年前后開始從事紫砂生意,并于2006年在當地的中國陶瓷城里開了以葛岳純名字命名的陶藝店。有葛岳純的職稱、榮譽稱號做基礎,加上幾年的宣傳推廣,紫砂店的生意逐漸紅火起來。
       2011年,葛岳純唯一的孫子、二兒子葛超新之子葛志淵大學畢業。作為無錫市級非遺傳承人,在朋友勸說下,葛岳純決定收孫子為徒,將自己的陶藝傳承下去。他沒想到自己的這個決定會給家里帶來一場“狂風暴雨”。
       學手藝自然要開店經營,這就與同樣打著“葛岳純”旗號開店的葛超美一家產生了利益沖突,矛盾由此而發。最后出現了當街門對門兩家同名店的“怪現象”。
       商標糾紛讓父子反目對簿公堂
       今年4月份開始,葛岳純和孫子葛志淵開始裝修解放中路125號的店面準備開業。到了7月份,葛超美在街對面針鋒相對地開了另一家店。隨后,兩家店互相安裝監控攝像頭朝著對方。
       8月1日中午,因為一個客人,葛岳純和大兒媳黃美云在店門口發生口角,隨即發生肢體沖突,期間葛超新以及葛志淵等人也上前糾纏在了一起。最后派出所出面才將事件暫時平息。
       “原來一家人的關系很好,最早在2011年葛志淵畢業沒工作提出要開店,我們考慮到一個品牌下面不同的主體在經營會造成市場混亂、惡性競爭,沒有同意。”8月5日下午2時左右,葛超美在解放中路72號的店里談及此事時說,當時答應出資購買均陶設備,讓葛岳純開均陶工作室教授葛志淵陶藝。不過到了今年,對方堅持要開紫砂店。葛超美稱在2011年時經過父親的授權,自己已經將其名字注冊了商標,并且成立公司,所以堅決不同意他人再借老人名號開店。
       對此,葛岳純說:“葛超美以我的名字注冊商標,我完全不知情。”他說,自己新開這家店主要是為了將陶藝傳承給孫子。現在已經對大兒子徹底失望,對方在論壇里發帖說自己從小就不疼他等內容,是在詆毀自己的人格。雙方各持己見,日前,葛超美一紙訴狀將父親告上法庭。
       紫砂引發的社會問題值得反思
       近日,葛岳純一家因紫砂商標等引發的糾紛在宜興引起熱議。微博、微信、論壇上雙方各執一詞。記者在采訪過程中,雙方均指責對方的說法失實,要求媒體將事實公布于眾。
       一位當地紫砂從業人員表示,近年來,隨著紫砂壺價格飆升,丁蜀鎮從事紫砂制壺的許多人員都輕松賺了錢,腰包雖鼓了,但內在的精神追求卻沒有跟上,進而導致一些不良社會現象抬頭,主要表現為離婚率上升、誠信問題凸顯以及因為經濟利益而發生家庭矛盾等。
       記者從民政部門了解到,一般在辦理離婚手續時不會詢問職業,所以紫砂從業人員近年來的離婚率數據無從統計,不過“多少會有些影響”。記者采訪的幾位陶藝人結合自身的感受表示,周圍做紫砂的朋友中離婚的很多。
早在5年前,一位紫砂業內人士就開始觀察宜興紫砂圈的各種現象,他覺得紫砂“大紅大紫”之后,一些從業人員安于享樂,缺乏社會責任,阻礙行業長遠發展,值得反思。
      相關鏈接
       史俊棠之問:宜興紫砂的七大憂患
       在紫砂產業空前繁榮的當代,在傳承與發展、國際化與本土化的時代背景下,中國紫砂文化將向何處去?今年6月17日,在中國紫砂研究中心的紫砂文化研討會上,中心主任、宜興市陶瓷行業協會會長史俊棠提出了紫砂熱中的冷思考,被稱為“史俊棠之問”。
       盡管宜興紫砂這幾年讓人們十分看好,紫砂人也充滿自信,但在史俊棠看來,憂患仍然不少。
       一是業態始終處于零亂分散狀態,小生產者的思維方式和小農經濟的意識,嚴重束縛著機制的再創新和再變革,表象上看生產力是有很大的發展,但可持續發展的機制尚未形成;
       二是當今的宜興紫砂,僅僅依靠技藝的支撐是遠遠不夠的,散而亂的手工藝品市場,亟待推進品牌建設,志在推動“公司+藝人+品牌”、“合作社+藝人+品牌”的良好愿望一時難以實現;
       三是受“創新”就是市場需求的影響,不少做壺人一味追逐造型“時尚”,使紫砂作品離傳統越來越遠;
       四是受資本逐利投資心理的影響,紫砂的收藏市場幾經變幻,從收藏家時代到資本時代,紫砂被富有想象的市場不斷塑造,不斷夸大,紫砂作品離生活越來越遠;
       五是少數商家在紫泥材質上大做文章,莫明其妙地提出一些聞所未聞的概念,讓消費者深受困惑而偏離玩壺用壺方向,加上不夠專業的媒體也推波助瀾,一些理論工作者也跟著起哄,對紫砂原料的炒作,至今仍未逐漸平息,大有愈演愈烈之勢,嚴重偏離了對紫砂人文精神的審美趨向;
       六是在學術研究上,有厚古薄今之傾向,戲說紫砂的文章常見報刊,紫砂演義的故事沒完沒了,一介紹新人就無限夸大拔高,姓邵的都是邵大亨的嫡傳,姓陳的都是陳鳴遠、陳曼生的子孫,搞得玩壺人一頭霧水,不知所措;
       七是商業活動中的不誠信讓權威媒體抓住把柄后動不動就曝光批評,已極大地挫傷了消費者的積極性等等。總之,“瘋狂”了數年的紫砂市場將日趨理性,會步入平衡時期,壺家、商家、藏家都要有這個心理準備。

來源:http://www.chinaipmagazine.com/news-show.asp?11969.html
必威体育官网